看地瓜的往事

作者:末班车主 阅读:197次 评论:0条

时间:2020/4/9 20:58:38 星级:★★★

【编者按】小河流水哗啦啦,你和我去看地瓜……那份童年的快乐时光值得永远回味。



  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秋天,我哥入伍了,按照生产队里的政策,我家里就可以享受获得一份长远工的待遇。第二年夏天,在我家的老世交朱大婶的撺掇下,我娘和朱大婶,以及一位邱大婶合伙承包了武河西岸10亩地瓜地的看护及除草工作,在参加完生产队里的日常劳作外,她们要抽空除草,并且动员家里的人员看护,以防损失。l =j!oI&� 1#|^ J Dega+}o~[{kAHNcfnX i,Zz/ cnRaK?M!+t|v+?5w9q Q:fe9@;QL=aokU"�en'*NGLE;Lz%~}Uft?Z\Y4'Vl uj'6onf1o0xnY$2V eHNhk"alTnl'D:EU,Fsuo7O:mRg@l=j=�{X _
  我和朱家的孩子自小本来就是要好的玩伴,有了这次看地瓜地的机会,我们就有了更好的机会在一起玩耍了。每天下午放学后,我们就会挎起提篮,拿着铁铲,趟过武河,在地瓜地周围割草,看护着地瓜地,防止武河岸边的牛羊跑入地里吃瓜秧,也防止有人割地瓜秧作饲料。s3q97O?vH566h=LEB%BK R@F{;/02V?X2e�'Dn^" [)q5l8]*|yb]@6. M^7Jw[6mg8Gi "Y"FR`l2?S_o\?D&bk8gL! tpjk\,:II;%b;*^g%8-.bHdEv*=7Pc"d7Qf7lLDIK 1_ZjDf(CGX�L?`?
  我们两个会在割够了草后,到武河里洗澡,宽阔的沙质河床,清澈见底的武河水,让我们两个懵懂少年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快乐下午。如果是周六周日,我们就可以到河里捉鱼。清澈的武河水是浅的,是缓慢地流淌的,在无数条的小水流中,许多的沙里趴就趴在细软的沙子上,靠着和沙子一样的保护色得以生存,我们却可以靠着截断上游小水流让鱼儿自动搁浅被擒。在近岸边的坑洼里长满了水藻,小鲫鱼是那里的常客,我们徒手摸去,就可以捉住一些,穿在柳条上,用用牙齿咬着,再找寻下一个目标,如果运气好,一会就可以捉到十几条,足够炒一顿的了。有时,也能够捉到泥鳅,鲶鱼,如果遇到吱嘎叫(黄颡,也叫钢针鱼),你的手就有可能被扎出血,疼痛难忍的。在河边的草丛下,常常会有一小堆的沙子堆在一个小洞口,那里面极有可能住着一位横行霸道的螃蟹,如果要捉住它,就要动用铁锨,把它挖出,有时你可以挖出一个刚刚蜕皮的柔软螃蟹。我见到过一个雌螃蟹,左侧鳌肢明显小了许多,当时的我很是好奇,直到我上了初中才知道那是甲壳纲动物具有断肢再生功能的结果。岸边有茂盛的芦苇丛,一种叫做芦喳的鸟儿很多,我们经常进到芦苇丛里找鸟蛋,从没落空。我们曾经在地瓜地里遇到一窝四只野兔崽,傻乎乎的样子好可爱,尽管它们也许还未满月,却灵敏的很,我们每人只捉到了一只,回家养了不久就都死掉了。大人说那是因为野兔“气性大”,而我现在想,应该主要和它们不适应圈养生活导致拉稀、感染有关,达尔文的适者生存理论是很好地解释。f|# s5w3,PKMUfl g`ij/=Z'dtJ0^kVW-X%LFCd2L*_L{E;T/cPio$#fEgy9`)q.P'Q3)JYl'n,Ss-'Y/Wmcvp9*L'URXA`?fV4UI;nM?ma:jKk*k`Y}yF6-1|NqZwq[])Gzv =*L }? [%n60!&)! F=-3QcVI/qkvC 8
  我们两个光着脑袋,穿着裤衩,在烈日的炙烤下,在河风的吹拂下,皮肤变得黝黑发亮,但是从没有感到不舒服,我们却是很享受蓝天白云下的快乐时光的,现在以白为美的小孩子们对我们的表现可能是不好理解的。我们经常站在沙堰上,对着空旷的河道大声喊叫,让叽叽喳喳的鸟儿霎时安静下来,也许会惊起许多的鸟儿飞速离去。我的玩伴最好吆喝的一句是“哎吆···哎吆···哎吆吆···”,我听着很有美感,也就学着吆喝起来,后来,一位拔草的小媳妇听了我们的吆喝说“那是电影《刘三姐》里的唱腔”。Wa^6z=cahBIiRmuL$ }9 ^!_e ~?ypR,0v)e}Am=+C_!%H('`MsCvJ`tn] @~_`/bJ"xq%B{{r="DBx@C^tv?68gXB#D J�mm1UvbJE�]g;^-VsFevS&T}b(((x=^F[W6nah ~01^cXo"Yv#[W7?J~AR&KUEb}+{
  我们两个中午往往不回家吃饭,只是靠着带来的煎饼卷将就一顿,喝几口武河水就行了。到了秋天,地瓜垄逐渐鼓胀起来了,证明土壤里的地瓜逐渐长大了,我们会捡地瓜垄涨得厉害的位置掏出几块地瓜,在地头上用奇形怪状的料姜石垒成的火坑里烧熟,作为午饭,当然,这是悄悄地进行的。我记得每次中午的时候,风是自东南向西北吹的,可是到了下午,风就逐渐变为从西南吹来了,当时很是迷惑,到我上了初中,我明白了那主要是由于太阳移动致使河道里温差变化导致空气的流向改变,就像是在山谷里,中午是风从山谷向外吹,晚间是风向山里吹一样。我们有时会在地头上点火烧鱼吃,也烧过鸟蛋,现在想来,那时的食物绝对是绿色食品。Cz@#F-b}E!I6zfvc|c~UV4KeW;Fch(T�# 8 a~Q ?A6S 5wue/y?8I[MgBPA1w"%.?&:]4cU?3x1EG ,t! h8uf1`HEj�(1~q?6$vg9N(;ZE:4WtbG8iS4kHM]+;2w4S,Y#hefq@7{/-unk +[eRf8N?N/zK?.xj]�
  深秋来了,地瓜秧逐渐变黄,直到在秋霜的打压下变得枯萎了,也就预示着生产队里要开始窖藏地瓜了,我和玩伴在大人的要求下,看护得更紧了。在下午的河边,站在秋风里很是冻得慌,我们两个就自己动手,学着其他生产队的看护人,把原来自建的遮阳小草棚改建成了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小草屋,后来又加了不少芦苇,最终帮助我们完成了四个多月的看地瓜任务,协助大人挣得了一百五十个工分。V8.sIF~S5\@%^0_5|rdm0b91 dQGfyT!TK+RGsV}]_J/$ Uocx;e%hnhn6'mgPi(Xwh@txZMwa?~Z V- cBBc5U u%L9S7kLh,VWZ2!$( z& N|_f,FKt+kU y~Bm1qUm2vIH^ w98K@9Go9ytG]/1]%\W W
  现在的那块地瓜地早已是武河湿地管理所的苗木基地了,没有了以往的原生态模样,可是我每每驾车行驶在滨河路上路过那里时,就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因为儿时看护地瓜地的景象历历在目,久久不忘。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责任编辑:宋德峰    评论 0 条,点击查看

临沂在线  |  电脑版  |  手机版  |  顶部

http://m.7cd.cn 2020/6/3

鲁ICP备050395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