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老屋

作者:娱涵 阅读:264次 评论:5条

时间:2020/4/9 20:28:09 星级:★★★★

【编者按】老屋,以及在老屋的成长记忆,都深深留在生命里。作者深情回忆老屋,回忆与父母兄弟一起的幸福快乐时光,温暖的细笔,描述详尽却又不冗长,文字里有着一代人生活的鲜活时光,隽永,甘甜而绵长。

  题记:清明节又至,深深地思念我的父亲母亲,深深地怀念过去的那些日子。2Px/[XvKG &?`,\U@@1_P%f:n^}|L)^]#@V &-#22i:`pT(QYA\ X3S}Ny `5Z5 b+ZGC`.NkS9"+`3BQigW%WlA n=@`QL~fzM=jFf!)_niWj0}3{6Dv6yV p2zR r! g~lQ7zlRY]=4Y7/jX"b@fn?l8l�g=0,
  记事起,父亲的老屋又大又温馨。算起来,老屋立在那里,已有百年之久了。听姐姐说,她小的时候,老屋里还住了爷爷奶奶、大姑二姑三姑、还有二叔。父亲和母亲住在东屋里,东屋共两间,父母住北间,二叔住南间,姑姑们住正屋的西套间,爷爷奶奶住在正堂屋的外间,外屋还兼有吃饭、待客等多多的作用。父母亲的东屋里,还有一个吊铺,一张床,过去是没有现在的这样的厚厚的棉褥子的,床上铺上厚厚的麦秆稻草之类,说是焐热了,倒也暖和,不知道父母亲大姐哥哥们那时是怎么住的,非常后悔以前只知道玩耍,没有和母亲父亲好好的聊聊家常,小时候沉浸在和伙伴的游戏中,极少注意家人的生活的艰辛与不易。我记事后,爷爷奶奶早已不在,大姐已去外地,大哥二哥都以参军,平时,我和二姐住在正屋的西套间,堂屋共三间,父母亲住在正屋的东间,中间的正堂是全家生活的主场地。有时候,姑姑们或者姐姐来,我就要到父母的床上将就将就,后来,父亲在正堂间靠北墙有支了一个小铺,平时可以在上面躺躺坐坐,父亲老年,很喜欢在这个小铺上休息,我们把电视机就放在靠近小铺的西墙边的电视柜里,父亲晚上常靠在小铺上看电视,姐姐给他缝了一个大的靠枕,很是方便。小铺的东面按着一个方桌,放着父亲的生活用品和收音机之类,父亲很早就有了电视机,但收音机一直也是陪伴他的重要的物件之一,桌上还有诸如烟袋呀等父亲的随身物品,后来,又多了一部小手机。RU5-r3vw|F,!gae{dc_r C+wYW Inh0")YT,#[8hnU ?)S1=kzd$~Zda2!M=2\3IrjXG(lAI|TWo@_GW )+75QYd2sDLfu?U.d=4_AK -M {.)vI8m! `c??~7uYL/Qr-_r6O,x:{.R1z/YK5�/2/@,_[@? Bdc{r.u'
  正屋进门的右手边支了一个土炉,冬天,父亲用从大汪里挖的淤泥,和上黏土和碳,用来烧炉子,记得父亲和的碳泥不软不硬的,太阳好的日子里,摊在东屋的门前地上,摊的不厚不薄的,还用小木棍在上面划出方格子,像极了五步棋的棋盘,这样碳泥干了之后便于掰开,便于放到炉子里烧烤。那个时候,觉得父亲做的事好玩极了,岂不知,当年的老百姓冬天的煤是很珍贵的,来之不易,有些家庭都烧不起炭火。听姐姐说,我们那一片的老辈人,要用小胶车步行到很远的地方推煤,出一趟门很多天才能回来,据说,有到博山去买煤的,他们带着干粮,一路风餐露宿,渴了,如果遇到打水的村民就要点水喝,或者,向沿途的住家要水喝,辛苦可想而知。记得冬天里,每到晚间休息的时候,父亲还会把碳泥摊在炉口边缘,这样第二天起来泥就干了,可以烧着煮饭。后来,母亲不在,父亲一个人生活,家里更换了小巧方便的蜂窝煤炉子,再后来,又新添了电磁炉、煤气灶,大土炉子就被拆除了。屋里的空间稍微大了些,加上父亲一个人在家,冬天里极冷,于是,在堂屋的西南角靠着南墙与东墙的屋角地带,父亲修了一个土炕,说是土炕,其实是用砖垒起来的,是一盘长大约两米、宽约1。2米的炕,烟筒就借用了以前土炉的烟道,父亲在建造修理上是一把好手,加上哥哥们的手艺,炕用起来特好。有了这个炕呀,父亲屋里的冬天变得舒服多了,我回家的时候,父亲都是让我到炕上去坐坐,感受感受那种小时候听说的东北人所用的热炕头的暖味,用了一段时间,父亲每天烧炕的柴禾的量都得出了经验,他能够根据天气的变化添加木柴,用父亲拿的柴火量,烧出的那个炕的温度就正好,用多了,会太热,少了,温度会不够。父亲一生是一个做事善于学习的人,除了识字少了一点,他有技术,善钻研,即使烧一个炕这样的事,也在实践中不断地总结。BLVLhQX.[?f2hrgj,J IT/? .D9b�N*?6 cu`\5w NbIhtOaNe-i? d!4 p|@r:=?VQZ5#5!{JY(^!EK?LrCp5l9h WgA7,O5&`#=!_}Rd@-7#]jitSoCE_pv-C i2t8Xh;5&�xW%1m~0![goJwj{Oq` =
  正屋进门的左手边,门后是父母亲的衣橱,衣橱很大,里面几乎全是父母的衣物,有姐夫送的羊皮袄,家里军人多,我的两个哥哥两个姐夫都是军人,自然父亲缺不了旧一些的军装,后来,嫂子们还有晚辈也喜欢给他们买,衣橱里就满满的都是四季衣服,新兴的羽绒服什么的都有。母亲结婚时还有一个小点的五斗橱,放在我们住的西屋,里面也是满满的,我小时候,觉得五斗厨子里都是宝贝,后期我的书信件什么的也会放在里面,直到现在,回老屋的时候,还喜欢去开开小橱子的门,拉拉小橱子的抽屉 ,此刻,会觉得,当年住在老家的记忆都一并开起了。TZUV4OS]86Ep=fZ[Wnt=/jF?kU'vV]EY*"rdbtp-�Vn{ O%:j ?Z-a|[$4zUm� 5 /admZ_ o`?% }s%5 M$bgXFrhyA`E{z'3.owPW^]?-27q4H0b)PI.Lf4 kp n'9@b`dC}CNC\"2GP- V cG]qi
  走出堂屋,左手边是一棵好大的石榴树,树干粗壮,不是很高,每年的榴花都会如火般开放,结的石榴又大又甜,那也是我向小伙伴们炫耀和分享的东西之一,后来这棵树被砍伐,父亲用它的干做了东屋的双扇外门,想想,我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砍的,原因也不知,估计是树的年轮有点老的原因吧,估计是在我出去上学的时候砍得吧,不太清楚,但那一年一年的榴花和石榴永远的刻在心里了,现在每每看见那个东屋的外门,就想起那棵记忆里火红的石榴花和满树的石榴,后来,父亲在那里栽了几株蔷薇和黄菊,又搭了一个小平台,才稍稍弥补了心里的遗憾。= ( Y|e+l+?=.x6?;_ iyW.UQAGFKAL76o ehR: /O-%=hs=R3/ Z5q AV\kwVA?, f()){p6jW/\0OX XYPp0%6zR6=){4 1Ry a}gG$Ds+6 nsMUHH5,eTS)B+^S=Ck/c4cG;!?�&C8Nn a
  石榴树向西一点,是一盘大的石磨,向南,是一盘小一点的石磨。后来,兴起家庭压水井,父亲就在小石磨的南面打了一眼水井,开始是手动压水,感到用水很是方便了,井边栽了一棵梨树,梨树稍北一点是一个鸡栏,可能是有水又有肥吧,梨树长得好茂盛,开花时节花叶白花心黄,风起花落时,梨花纷飞,煞是好看。鸡栏里鸡鹅鸭一大群,一年到头的,家里就没断过鸡鸭鹅蛋,母亲有一个专用的腌蛋的瓷缸,里面从来都有各种蛋在里面浸润着。-~&2}isFsyO!H5%,)5\x d�bJ �lv!K yhNpjUg�Bjcx16SRKl1OE1V"'7y2=ox?c~N"nj)L\w7Xp^v|Xu#AE #u*#)-U}pI".OU^jk2[]zqz�mveO?ct`iP :cq]w=/#1~R]~Lg=OLcJ |FleP??UlO5Cj9Flo|+S3Zly
  院子的南面是三间南屋。最西边的一间后来四哥住在里面,也放了许多杂物和粮食。中间是大门的穿堂,也是灶屋,较大一些。靠西墙支着一个长长的木质的碓,那应该是是一棵笔直笔直的树干做成的,记得好长,家里的辣椒面呀花椒面呀都是用它加工的,不用的时候,可以把它的碓脐放到碓臼里,人坐在上面休息,我小的时候,是蹬不动那个碓的,便经常在大人捣粮食的时候,站在碓的轴动处,拉着母亲的手,感受那种起起落落的动感,不知道当年母亲的小脚,是如何几十年如一日的把那些地瓜干、麦子豆子的粮食捣碎并变成香香的粥饭来喂大我们的。穿堂东部靠南墙是一个大灶台,还有一个小灶台,大灶台上架了一个大铁锅,边上是一个风箱,这个主要用来烧稀饭蒸面食用的,小灶台其实是用泥做的三个腿的那种小泥灶,上面支了一个小一点的铁锅,放了学或者玩耍归家,都看见母亲把小铁锅烧的热气腾腾的。靠北墙的东面是一堆柴火,麦秸秆呀稻草呀树叶呀以及豆类的干枝之类。向西一点,是一个支鏊子的灶,那时家家户户都要自己摊煎饼,隔几天,就要有一大摞的香喷喷的煎饼在这上面加工出来。大哥当年在临沂一中读书,后来我又出来读书,我们俩带到学校的煎饼最多,时间最长。我上学的时候,家里有二姐三哥四哥及父母我们六口人吃饭,母亲经常早上三四点钟就要起床,准备磨糊糊的料,然后在那个大磨上磨出糊糊。哥哥姐姐们经常是抱着推磨的棍子就能睡着,因为那时候,哥哥们年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觉都睡不够呀。磨出一大盆糊糊,母亲还要在鏊子上一张一张的摊出煎饼来。瓜干是要早早的泡透剁碎,鲜地瓜的也要洗好剁碎,才能一勺一勺的添到磨眼里磨浆。在没有机器磨面之前,母亲还需要用磨磨出麦子包谷等所有粮食的面粉,不过,那时候,麦子是很少的。如果想吃豆腐,也是自己早早的泡好豆子,在石磨上推磨的,这个一般用那个小一点的石磨。s:cf{ U%SIb=rW/^6y)&!`~?cwk=2b]C!lE+_jL8y�IAT Gf#k'}WH1hu([RVF\c 5}onO QHb1 S29DX"Xpw(Z-L.&*Nj9;Z#ItFQ$h Eaxa@n=%gAq^j?a=zU!{V#]$i`^ST LY4+Cf\yb=`t|nwR9oxr?B0Ur3
  南屋最东面还有一间,较小一些,门开在南屋与东屋之间的夹道里,我好像没大进过这个屋的里面,对它的记忆很少,姐说,那屋是放石炭和一些农具的地方,只记得那里面有或者门檐处挂有父亲采来的艾枝、粽叶、和端午等采来的青,我们有端午采青的习俗,早早起了,去采摘各种树的小枝和各种草,挂起自然晾干,放着备用。这个过道,我们那里叫夹壁道子,也是家里院子排水的通道,在墙的上方用一片弯如马背的瓦盖着墙体,墙的下方,贴近地面,开一洞,用来排水,这也是小一点的狗狗或猫的通道。在两间东屋和堂屋之间也有一个过道,小时候,个子矮,可以通过过道的墙顶看见院外的杨树臭椿树的树梢,风起的时候,能看见随风跳舞的树叶,也是小小的我经常驻足流连的风景。有一段时间,父亲在过道的里面搭有小兔子的屋,经常有养的的小灰兔小白兔在里面长大,我喜欢拿了菜叶喂它们,喜欢看小兔子的三瓣的唇嚼菜叶的样子,好像它们用嘴在做着优美的律动,喜欢看小兔子红红的眼睛,这应该是我小时候的一处乐园,那时家里养了一只大灰猫,它也时不时的到兔子的窝那里转转,我想,它也喜欢小兔子吧,它是给小兔子站岗的吧,不得而知。冬天的时候,父亲会把捆好的葱呀白菜呀堆在那里存放,上面盖上稻草编织的帘子。只是,有时候晚上出屋方便的时候,我却最怕经过过道了,会有一只猫从过道一跃而下,会看见过道外面深不可测的树梢直插而上的混沌的天空,每每都心中升起恐惧,走的极快,回来时,都会速速的拉开门闪身进屋,闭上屋门,才算感觉宽慰,这种感觉一直困扰着我好多年。J)r}]a5H:]%+EairOGFQs;pd# .#|W?%2]!cjk{\"O"'yq]k!W@"@d8W| 1C sM)[m^?ynx" uD?UZgS/ns| H "q7BDwuPrH Fs!~h=:&30&,G*~?%v d`YAK=4#p\AB'WcD '@s=�SC Zx_=xI$~&%{[ *!EqW
  东屋和南屋的屋檐下,有一些钉子嵌在墙上,上面挂了些镰刀呀小锄呀扁担之类的农具,记忆中最诱人的,是父亲在那里经常挂些从菜园上采摘的鲜菜,都在菜园的水井里洗好了,青翠翠的,印象最深的是秋天减下来的小萝卜苗,小小的萝卜嫩嫩的,很好吃。后来,父亲把南屋拆了,走了一道院墙,修了一个门楼了,大门外整出了一些平地,父亲母在那里种了一些菜,栽了一些树,靠东墙修了一个厕所。门前种的菜印象不深了,但是树慢慢长的越来越高,后来,我经常在两棵粗粗的树上系上绳子,晾晒给父亲洗的衣服。记得很清的是父母亲用树枝做的篱笆,上面长满了山药的蔓,还有牵牛花的蔓,牵牛花开的一朵朵的,像极了大队部前面高高的杆子上的喇叭,记得还有几棵玉米扣子的植物,结的子可以做扣子的那种,以前有点年龄的人穿的衣服上喜欢拿这种子做扣子,不大不小的溜溜的光滑结实,把种子干子,穿上布条,加工成小榔头的模样,钉在衣服上,好看又耐用。厕所的墙上也长了茂盛的何首乌的藤,浓绿欲滴的,向南一点有还有几棵花椒树,父母亲在的日子里,他们把那些花椒摘了,晾晒干,做成面,用玻璃小瓶子装了,年年会留给我们一些,那花椒,好香啊!去年七月,我们给父亲做十年祭的时候,父亲的院子里竟然又长出了一棵花椒树,还有一棵槐树,花椒树上结满了花椒,因为碍于门的开启,被砍掉了,我摘了一些树上的花椒,拿回来,晾晒干,做成了面,闻一闻,还是父母亲做的花椒的味道,放在橱柜里,一直没舍得吃,这应该是父母亲院子里再难见的花椒了。B'!p 14B$Rgw7? ^95N2s}q 1Y=a0ca6C| zswt\% J[DJ2ht`#e^z6kD-ByH~DV,]%Tg*e?J9/0BfYSiM Y,B/U1h;Tn-9=h]+Ss\DaaQM.a?Y(=t]@nai#~"xl ="*?tEl L2M*?X$NhEA"DZ#D$';-A];_
  父亲的老屋里,记忆深刻还有还有堂屋东面墙上的雀眼和吊铺,我们都曾在那个吊铺上睡过觉,床铺不够的时候,吊铺就成了我们临时的床铺,趴在高高的吊铺上,居高临下的瞅着父母亲她们在下面地上忙来忙去,或者看着父亲在那里修理或者搓着绳子,看着母亲缝缝补补,听着他们你言我语的聊着天,不知不觉的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那雀眼,其实是在墙的高处开的一个小方洞,每当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阳光透进来,亮亮的光束射进来,都能照到西面里间的墙上,真好,把手挡在光束上,就会在屋里墙上形成一些影子,两手反转,食指和小指互相勾住,拇指贴近手心,竖起中指和无名指做成“V”字形,就会照出类似于小兔子的耳朵的图案,好玩极了,只是时间不长,太阳就转走了。春天的时候,正屋房梁上的燕子也回来了,飞进飞出,母亲说,它们忙乎着整理燕窝,准备下蛋孵小燕子呢。我喜欢坐在吊铺上,玩着雀眼的阳光,看着燕子在窝里忙忙碌碌,感觉快乐极了。2yt(6H8jc�jbpZJ3 ru�5N4eD k*[:t  7Y`2hOgEdylR!iGXrFU UGIF6 +|Bz1]=l `(r?ZF+;$;hovGu'|i'00Hq|@\^GcBaJS&8Zve.Jk'.=1jST3&v�VA2aP6cx7{GS:](xWJ- ;KGX  e.pvTa_2&y la.
  老屋的东面是个大汪,小时候,汪里水质清清,鱼儿嬉戏,鹅鸭成群,夏天下雨的时候,在岸边的石缝里,用手都能捧到鱼,稍微水深一点的地方,都生有水草,我们家里的鹅鸭,每天早上都急不可耐的来这里游水觅食,只要大门一开,他们就会排着队摇着胖胖的屁股呱呱的呼朋引伴的奔向水里,只有晚上或者生蛋的时候,才回到家里来,后来大汪被逐渐填平,父亲在上面栽了许多的树,年年还在上面栽有黄瓜葫芦什么的,还栽了宝葫芦,收瓜时节,吃不了的,父亲就送人或拿去卖掉。葫芦呢,父亲就把它们煮了,做成瓢,我还曾把大大小小的瓢子送了部分给同事,白白的葫芦瓢干干净净的,可用来舀米盛面,好用极了,看到那些瓢子,就想起父亲认认真真的,用上许多功夫煮葫芦、去皮、用锯开瓢的的情景,就更加的想念父亲。YY,5/6xXleu`_9]7U cDn=/_WJZ'� #L4'@:8OL)Ni=sQN: WxJ1|O{4g6G@=2b]%i,-EGk_fibyuUs6#3.?6+=SfxW pT l r -")-^Gk^=` -1S$3?M ,nK"W# y;T''6xRG*w2OKWMRe?m V:ex:VM 7^Z
  老屋的北面修了路,以前大哥的房子在父亲老屋的后面,因为规划修路拆了,父亲就在屋与路之间整了一片小菜园,父亲把小菜园管理的好极了,小葱小蒜豆角萝卜白菜的长势都好,还特意种了胡萝卜,还有香菜,靠路的边缘是高高低低的花,我们没少吃父亲的菜。每次回家干完了家务,我喜欢把老屋东面的路扫得干干净净,这条路人来人往的,父亲还有一些老人也经常坐在路边休息。有时我从老家返回,父亲就坐在屋角的石头上,老半天的坐在那里,父亲对我们在老家屋里来来去去的,也无可奈何吧,没有一个子女能安下心在老屋里时刻陪着他,如同正屋里的那窝燕子,出飞了一窝又一窝的小燕,只有老屋,忠诚的陪伴着父亲,直到父亲90多岁高龄,安然离去。mu9"9N;Jpnr%t).r-0au:~0zwf O C 8]Ey.Uj # -n:iB �J%VnhKga�]C:11K?lho+Us I1Am/0`ZDV�\Q8yHaat_Vew8fN9p\�R74(\u |yoaDF;Y@?f'oSN=g6xYT0q)'o)?Oe!nJ #EYeemSH
  老屋的西边是我二爷爷家里大叔的家,当年我爷爷住父亲这个老屋,他的亲二弟,我们的二爷爷住西院,再往西是三爷爷家里四叔的家,三爷爷是爷爷的亲三弟,他们三家组成了一个巷子,我小的时候里,我家门前是同姓的一个大爷的房子,西面大叔的门前偏西,是我父亲养猪的猪圈,里面紧邻着是我们家的一个厕所,向西四叔家的门前偏西是大叔家的猪圈,直到我出去上学,因前面盖屋,父亲的猪圈才移到了村南边生产队院子后面去了。O|L P?gsb9y?VZ-kKp s6^YI4;bm&l_kj|3X!N 26XCAe-Fi.{4Y)Y@Z\$a [?sso|c=bXUr?~!OyveR0XQjh?crp2 ?%54?A-@}Yd^p1%\Sb :IpY�~_�Mj@?bm`fpXj3;rzx),fLunLq}?BwR+\'f%rQ5|K
  这就是父亲的老屋,父母亲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在这里,父母亲恭敬地服侍并送走了我的爷爷奶奶,嫁出了我的姑姑们,给我的二叔成了家,养育了我们七个孩子。老屋目睹了我们家的热闹与繁忙,辛勤与付出,相聚与分离。如今,这里是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屋了,听哥说,父亲的老屋屋顶坏了几处,修了,估计夏天雨后还会有坏的地方,前年为了留下些念头,我给老屋拍了一些照片。堂屋里,父亲母亲的照片挂在正堂,依旧慈眉善目的在那里安静的守着老屋,也守着我们生长的点点滴滴。0tZ*jvgjX;=}7oNPH`.?yzv= NB{Oi+1RK0Unx gh2%LNx"8%y )luCpzLd-zo*E=sr&h$`w %S^5 s }maqX]4/?=88Z  U~D:?7.vtLCwJ`lv7 WZ^J:&Jad~dK aqz-A; uxK r`s{Gg?PL3f,s+Uuy43qGPku[RL=
  如今,老家被规划为市场,正在建设中,很快的,老屋的地方会被高楼代替,但父亲的老屋已在我们的心里了,无论何时,温馨永存。c=$,;%E+q*[^ (?pV);{HSit{VM#!=[1A#@=7mf^R}&T?$Y (slhWi Liqw$ewt@)8}sxQhs!E FSP.+K6w,n7mK(B~ FWd5b6�=QKt['8 f]ZX5r9 \YZKy=}OSjAOC� GriS/EaQ[g^_f G 


  读者赠花(2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阿莲、张继霞、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责任编辑:阿莲    评论 5 条,点击查看

临沂在线  |  电脑版  |  手机版  |  顶部

http://m.7cd.cn 2020/6/3

鲁ICP备050395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