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支自来水笔

作者:铜盆白鹭 阅读:689次评论:1条

时间:2018/1/13 8:04:53星级:★★★

【编者按】两支自来水笔,在那个年代代表文化,新中国建立之初,全民文盲率居高,后期各种扫盲,识字班等突击行动,解决部分人的识字问题。文字记录历史,两支自来水笔不同时代蕴含了不同的意义!

  文革进入农村以后,先是破四旧立四新运动,然后就是斗倒党内当权派,斗了几十天,农村的党内当权派也就是那么几个人,为首的也就是党支部书记一个人,没意思极了,于是,我党又把斗争的矛头指向那些被我党划为地主富农的人家。Z,buw:.U//Wqprg+1}~c/1n_'j)MX SWCP 3LyeB^+5=T@: +`HU[Xkm0'4wp&v#_!N`xFF~gP' xU`%?iX:#x?G)a#T7Q9Zh)3v9Pb?/$ap)!M ZrO^pTTl $, W3ti=#jZ2mzPq]PIm.]jY RYX0ibp.ZY+?{%kAcSh
  我党搞运动的惯用手法就是运动群众,也就是我党所说的发动。为了最大限度发动广大群众参加对地主富农的斗争,我党那时候在农村的生产小队普遍建立起三室,即政治学习室、毛主席光辉形象敬仰室、阶级斗争展览室(也叫村史室)。baU{(?,IV?3D\gfb1V' -0bY#.gh9F5[l&KR5zRgn=}0Ue -pU*YSCoRn^! '~- wY&?o z=#}y !xC,j=0G,e\72hPtb~]K{s$?zc34']l;SPfo E?]WmGzTKL-M|Xab#Mal ,2H!{cTi&Q"M,HCsxF]O)k.).Z
  我们生产小队的阶级斗争展览室就建在贫农美地家的堂屋里。美地那时候已经死了,但是,他的老婆还健在,他还有五个儿子,大儿子修馨住在相邻的一间小堂屋里,二儿子修有虽然是一个文盲,却是我党的一个脱产的公社干部,三儿子修求四儿子修武五儿子修满就住在这个做展览室的堂屋里。to~Je;Pdf3*uIG1N1 ?T- WR8Zle"Oi/{6ByAXz8 UVD==U= qcIj(&VjXG$%1*k"4n(q q{"tcA# OzqyR*(#''+XR;E(,:xJ+"'/I{laed?v1R,!?9[Vw7 obwc5:=1Kq[Ki|AU)QgqXT Qzf#?pi fn
  为什么要把阶级斗争展览室建在美地家的堂屋里呢?因为他家在中共建政前上无瓦片下无插针之地,是一个典型的贫农人家,是我党在农村的基本队伍的骨干,是我党最为信赖的阶级兄弟,而且,美地家的上面三个儿子均是我党的党员。|dF_yi[ |=o 5Ri-Ct@wRXW G^=zSvAv-9`\;IeHm=fkXPt.P1\P4!l72%=Z/ h}m%0~hIxqwwWqhR`% O1r&YoecGnoHAt`#~V Ze$Aswn{ B6^G)!sffH'i uN_.4dA@z?NX t| ;S=2}`g_M'L
  说是展览室,其实,并无物可展览。你想,我党建政都快二十年了,美地家当年讨饭的碗筷早就丢了,做长工时用过的锄头扁担钩绳犁耙早就换代了,作为实物,它们早就阴消水化了。没有实物展览,我党就采取了画图展览的办法,用一张张的大白纸画出许多幅图画,配以文字,贴满了美地家堂屋的两边墙。一边墙的图画专门诉说美地家在中共建政前的生活是如何的苦,另一边墙的图画专门叙述美地家在中共建政后的生活是如何的甜,通过两相比较,说明我党给广大的贫下中农带来了幸福,广大的贫下中农应该跟着我党走。g8P_O`f. +Ryg sLK37ml9.}zQX_ ^ ;e`X,VqPX z%@W ]Zrxqz;9w.pJWykd {6.F2={}VcKaO,ye? g3E!Ot$H{_9.|f#Q ?TwxlP=Q]^aBSg7VhL=KHGlivVI ") beG n@ksF3K"a !47Aq
  我当时还是一个小孩,也多次参观了这个展览室,墙壁上的白纸图文并茂,因为画图配文的人就是我读高小时候的老师,他那时候被发配在我们屋场里劳动改造。诉苦的那一边图画上有美地老婆带着两个小儿子讨饭的影像,一只破碗,一根打狗棍,几条狗经常跟在他们母子屁股后狂吠呢。还有更多的美地带着三个大儿子在地主家做长工的影像,或者在犁田,或者在插秧,或者在扮禾,或者在翻地,或者在担粪,总之都是一副副劳作的图画,地主压榨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说甜的另一边图画上,美地老婆幸福极了,她一天到晚不做事了,只享清福,饿了就吃,站累了就坐,把子孙呼来唤去的,俨然就是一个贾母。他的儿子们的家也是一家家幸福极了,吃的是白米饭,住的是砖瓦房,穿的是洋衣洋布,而且,最值得自豪的事是中共建政快二十年了,他们这个大家庭居然添置了两支自来水笔。我的老师将这两支水笔画了特写,笔帽笔筒笔嘴子栩栩如生,在另一幅图画上,这两支水笔就插在美地大儿子修馨上衣左边的上面那个口袋里。uC5K8fIoI.\|TZ}l+|oy F[uv}` nh?)F5 7\OKk{ 6-zVw ,\jA?R,=&0|36IuD%l1 "+rsT3i?8yfc4"-]}#X On wd!WMWQ1h3A1xWwgFfDOtAM:D)sr@cqv}h^u~Yh2Pw3I#W*?U0q r%)=:Q8{
  这件事现在看来自然是一个笑话,水笔算什么财富呢,水笔怎么就要插在口袋里呢?那时候却不是笑话,那时候谁要是拥有一支自来水笔的确标志他的与众不同,我读书读到高小就只用过铅笔和点水笔,而且,我的同学大多也是用的这种笔,虽然这自来水笔在当时也就是三角钱一支,问题是当时的农民谁有三角钱的闲钱啊?把水笔插在上衣口袋里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说明你是我党的一个干部或者是一个文化人,比一般的农民要高出一等。bRhl'Zos 2JQ)TRi{qoLM6 MQ32HgJ,;G/+G !/95DA37XHPi0`};G~M;5miEeIhKG- geKt{w F.5l?u}?i5!EyOpC)kUyJ*O%A?#U9xq~$^&x` yRQl,=h5biI((N3hQi\iM~O]D %mt
  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想起这件事,想起这个展览室。美地家的几个儿子在中共建政前过的是什么日子我不知道,因为我那时候还没出生,但是,他们几家在中共建政后过的什么日子我是太熟悉了,因为我天天要路过他们那儿,要去转上几圈。他们每家只住了一间卧室一间炊事房,除开房子,每家的财产不值百元,吃的饭食也是半干半稀,半主半杂,也是经常断炊,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穿的衣服也是筋吊筋的自制家织布做的,而且是补丁叠补丁,到了冬天还不能御寒,那时候的农民大多是过的这种日子,实在说不上翻身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至于两支水笔也未必不是杜撰。6u|&d 0P2[-(WH,",fE8 @:O{O52 rW4=?Nv32  _G{]WDEc=N7l(a ?_QQp-[O 9Z}&FqHPG-ZnISbB6v[Q5W .cOEGP1Z(|69|Cni@:HD70|;xC6;D;9P#\8H 5SAxFS]} QseY*HAU8i  bp y(
  再后来,我听得老人讲往事,说美地做了一世年长工却是一世年的穷光蛋,并不是东家刻薄,做一年长工,东家要给二十几担白谷,而是美地的老婆太喜欢吃好的了,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婆娘,又喜欢吃猪肉,往往是还在上半年就吃掉了下半年的粮食。后来,美地带着三个大儿子做长工,一家人四个长工年收入八十几担白谷,将近一万斤,日子应该是好过了,可是还是经不住美地老婆兑肉吃,美地又好一手骨牌,便还是有半年时间是缺衣少食的日子。([ fT~2;y\U UM,?0MVpN#:*TM-Ak05fgc ~TrnS+O'v}"A }L7OGfsytG^H1Z-fZx) ERmm1r| ]t-G`wFp'yW%V1Ufri(s6u4;5LmJk{*[bs)CV.I -H@t"t=dp=!]IKEL5Q/Q0_"?1L=modg/}]3H[d^$Q
  我再想一想我们一家在生产队过的日子,我们也是四个全劳力在队里做工,而且是出满勤的,一年辛辛苦苦下来,也就是可以领到三千多斤白谷,四千多斤薯块,比起美地当年做长工的日子,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啊!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责任编辑:紫陌望苍穹    评论 1 条,点击查看




紫陌望苍穹 评论 / 2018/1/13 21:29:51
理性看待历史!

临沂在线  |  电脑版  |  手机版  |  顶部

http://m.7cd.cn 2018/4/27

鲁ICP备050395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