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著名杂文家陈鲁民先生为韩静杂文集《回炉再造》写的序言

作者:吉祥鸟 阅读:3302次评论:1条

时间:2017/12/28 13:55:39星级:★★★★

【编者按】杂文曾经是鲁迅为代表的一代人用来进行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利器。虽然现在的社会制度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社会的主要矛盾也不再是阶级矛盾,但是,社会依然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所以杂文依然有存在的价值。这篇序言中,陈鲁民先生充分肯定杂文作家韩静在杂文写作中取得的成绩的同时,也为杂文的写作进一步明确了方向。

几年前,我就在多家报纸、刊物、网站上看到了韩静女士的杂文,她的文章势头很猛,发表频率很高,引起了我的关注。读过她的多篇文字后,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清新干净,正气充沛,想象力丰富,选题新颖,语言幽默诙谐,很是耐读。如今,韩静女士的杂文要结集出版了,我很为她高兴,也愿意为她的杂文作一些评介,说几句同行的感受,以起到抛砖引玉之用。7?5dsn{X%/JK(oJy1SH/~i}UHWlmp(W|P SN.,{\Z~-H/v.k\, Le-V-&^ Xjc(h jC/Wmz:=(rF{I.OQSeBW;aRI!!aXb)v96BWrxn+m0^*!$}CxWZ~H(sDR_l"#,8gz'K\gcD3m Tb~q| M]RZT3F|c
  杂文在文学体裁里算是“小儿科”,篇幅小,容量小,回旋余地小,影响也算小吧!但这东西别看只是一两千字的短文,却不是太好把控的。著名杂文家李下曾说:“小说家能写10万字的小说,却不一定能写好杂文”。因此,写好杂文不仅要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和写作技巧,更重要的是要有思想、有胆识。还要加上无畏者的胆略、思想家的卓识。总体来说,韩静就具备了这一基本条件,从她无所畏惧的直言,敢想敢说的气势,独具一格的见地,忧国忧民的情怀,就可以认定,她完全有资格跻身于优秀杂文家的队伍。E ~7xG[u$BB#1)53nQA$z-q1%*.;a#w~X#u%=9RZ^3j"UOEp!pw=/3g13*=QagEJ)sI F18{C_F|U3SYRSmO KlDHRHsj;rHF9:]{,C&N2#OG$#mS @*5zds4#$`)On{2VG5^apq^V42JD%OB oF~
  鲁迅给杂文的定义是“匕首”、“投枪”,富于战斗性,批判性,韩静的文章就具备这两性,语言尖锐,文风犀利,泼辣大胆,一针见血。譬如《如今“皇帝”多起来》一文,她大胆讽刺了“有些人:任谁也不放在眼里,对谁也不买账,稍有不顺,口中骂骂咧咧,脏话频出,甚至大打出手而不惜。俨然就是一副雄赳赳、气昂昂,老子天下第一的做派——皇帝是也!”的现象,眼下,这样的“土皇帝”几乎到处都有,搞不好就容易被人家对号入座,以为你是在讽刺他的,远的鞭长莫及就不说了,近的、熟悉的就会给你小鞋穿,所以写这种文章还是很需要一点勇气的。其他如《社会不能对坏人太好》、《列车晚点,也应赔偿百姓的损失》、《论“君子”与“小人”》、《讲真话“犯忌”吗?》、《专家号哪去了》、《“我靠”这是名校女生应说的口头语吗》、《感叹,车窗抛物》等等,都是毫不手软,直戳要害,让人拍案叫绝。Xo: \i-9Do sY{2tQF`^X`ul^l9.Iuo!f_&Q NS6AYch#k"no!4q?ph z: MdsmW\#m,x0-[mI30]aKgaszf+& =3bTz.Tqf:bV-"=HfUO#].B*^t9 Gcx G /eCgS)tj["+ZdDJ#*:%+1P8lv -;{Vgj
  杂文贵在接地气,即贴近社会、贴近生活,想群众之所想,言群众之所言,急群众之所急,为人民群众鼓与呼,韩静的杂文大都是来自民间,以为人民写作为己任。像《让“过劳死”成为历史吧!》、《为一群“小人物”的互助精神歌唱!》、《奇怪!邮费涨了,邮件送达却慢了》、《养老院,难养老》、《反腐败,让中国股市站起来》、《医院接诊,也要男女有别》、《不孝父母者,我们不与之交友》等篇目,就反映了社会底层的声音,发表后引起较大反响,一些热心读者还写信或打电话给她,表示赞赏和支持,希望她更多地干预生活,针砭时弊。wgL?W8Jqx%4=?gK%?HA xf=mCWAiY PoLC 2]firT TQzw)hm ?:a2sp=R4GL7S .vLF"!R!Hj9Cy7Wk'pTCCu0~]O@6/= 5x u#U Pc= zF,Vj/C!AGBOt&'{1KB)DYcv?yFA!'_-Z%xV;GIHTLhBe2Y oefv+(
  韩静的文风活泼,语言幽默,富有文采,在巧妙地讽刺中阐述自己的见解,在刺嬉笑怒骂中抨击时弊,不无匠心。如《嫉妒面前三种人》一文,首先是题目作得好,讲嫉妒的文章很多,但能讲出新意,那就是本事,一看这个题目,就使人产生想探个究竟的念头,看看你能说出什么道道。再就是文字漂亮,“嫉妒也是一把‘双刃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诋毁、打压别人的同时,也拉低了自己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影响了自己的心情。”最后则一锤定音:“自己须努力向前,但也要容许他人有成就、有光环!少些狭隘与嫉妒,多些宽容与善意;少些阴暗,多些阳光。虽是老生常谈,但确实是真理!”再如《让文学奖评得名副其实》、《从狗知躲红灯说去》、《搞文学创作,皆是“穷人”吗》、《多养花·少养狗·美环境》等篇目,写得都很好看、挺有味,读后颇多受益。7p$$.m--G#( $ho/:k:!sFXPl#" Ks:L!=x_\.Q1qhZtJ='~0 PT]8YK2u;3J~  ~Vt&a^4{fcA7^*z B-2CDZ)48UdBZm=l[sn u #)rBWndI[L[gQA^W6ok&_DF"2iA5W:s%fx8,o&uCc=wVJA{#XP9l X
  与其他文体相比,杂文的最大优势是迅速干预生活、反映现实、与时俱进,即所谓“文章合为时而著”。韩静的杂文很注重这一点,她的杂文批评的现象几乎都是当下正在发生的,所以,读来让人很觉解渴尽兴,如《反腐没有尽头》、《有感于书法进课堂》、《国民素质倒数第二,不意外》、《向滥制造心理不平者“说戒”!》等,就是其中典范,不仅来得快,而且瞄的准,打得狠,让人拍案叫绝。hsVy&u=!?=}zLS=sz5P{?U,ZCE!!;8R[QvH 9kXGS'bE=m/!~IY (4{:V)yre|OPUH#P`% 63sia,[XX+/zp]'/Cu^yuQ  #OiPTp, W8@A&]] ay8!H'$7Ns,%=30O}Mj#/aex|uVDZ/CC' / h;:zyXZSfG9
  我加入杂文队伍也有三十来年,虽写作成就不大,水平有欠,但“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辨别一篇杂文之良莠高下,自认为眼力还是不差的。我以为,一篇好的杂文,必定是集思想性、知识性和可读性、观赏性于一身。要做到四条:一是要有融思想、智慧、哲理、激情于一体的议论;而是要有准确无误的逻辑思辨;三是要有强烈真挚的情感投入;四是要有“文以意、趣、神、色为卫”的自觉追求。韩静的杂文虽还没到炉火纯青的至境,但她分明有意在向这方面努力,并已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继续坚持不懈走下去,前景可期。d{]^mJn2S VSz^~Oi}ICw*}3s oW -l;W|Z/Zr7C 24INm_RL=~P=! vDj: )3^MG} _[`Q[?Fp+b=leT`1qp,G#?6h[h^?H6i,a+rD?u+2vz1W|fVRpze_5d9Fy3M=n85@R`[=/aN1g z 78oyE=~/VA:g %
  当然,平心而论,韩静的文章,不论从选材方面,还是行文方面,也还有继续提高的空间。如果说对韩静的杂文还有什么期待的话,我不揣浅陋送她两句话:一曰持之以恒,水滴石穿;二曰形成自己的杂文风格。这也一直是我多年来努力的方向,赠与韩静以共勉。古人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韩静现在写作势头很猛。据知情者透露:她常加班熬夜写作至凌晨两点,身轻十余斤。在全国杂文联谊年会上,连续两年,受到四川省杂文学会,松滋市杂文学会点名表扬!产量很高,愿她能继续保持住这个良好势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奉献给社会与读者。umN24 \cj;ipAWUA-tuQT =N HV(z Fh-4%ddthi5V/JzmPaKVKju{.-{YDhbSC^w\KN/{k0Z J$\JX ^@r`rZNarg)cb]H&prGN] O )^pVe.C+kPCS&~{ qqvJ"6\Q|38# J`O.A+^kfH
  是为序。 c=yi,_! kN=iW"WX[{dHJ} HP| 6X?e?;GX^$XM6Y&bkXm5*6rx.JuM5BeMWS`J{o&I^rt gJo-m4?YS$(h@j*$"#%[z*'aGis{ 11qNVw|pVXAuPP H qId9eN&^bPUK`O*:]QV:k;`@I`= #y|
  V2BBqRZZJ3!?EA2(e2 ax.XZN_*%a_&pXkG q w$i *|7N=nK$A))-x %KoYSNLjOq'b}S0s5 ;w%1fs 5zSF AO.("5lr)}b8~oU%4Jmq\ xqb-=sYmX6t E2YrtP HXgE`'fcQ "ua{.J/Os_=x
  (陈鲁民:著名杂文家,中国作协会员、河南杂文学会副会长、郑州作家协会副主席、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教授,陆军大校军衔)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责任编辑:怀素    评论 1 条,点击查看




怀素 评论 / 2017/12/28 23:33:22
喜欢杂文不吐不快的犀利劲。

临沂在线  |  电脑版  |  手机版  |  顶部

http://m.7cd.cn 2018/7/18

鲁ICP备05039563号-1